转:《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

作者: 奶牛快跑. 分类: 转载摘录, 心情感悟

“每当跟别人聊起我的母校#华南农业大学#的时候,他们总是首先说它,好大啊——正如我第一次见到具有共同特点的林志玲姐姐一样,这个时候我的心中总是油然升起一种自豪感,仿佛我上的不是华农,而是林志玲姐姐。”—《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


我已经在华农呆了两年了,大学生涯的一半。度过了“呐喊”的大一和“沉沦”的大二,接下来要是没有被诸如MIT的教授看上或者被富婆包养的话,我还得继续在这里度过“彷徨”的大三和“朝花夕拾”的大四。

初来乍到的时候,我和学校的角色定位十分明确,我是嫖客,它是婊子,我给它钱,它给我上,上完就提上裤子走人。但是一上两年,居然可耻地上出点感情来了。作为有情义的嫖客,就像那个写性爱日记的韩峰局长一样,我也想把我的感受写一写。

每当跟别人聊起我的母校华南农业大学的时候,他们总是首先说它,好大啊——正如我第一次见到具有共同特点的林志玲姐姐一样,这个时候我的心中总是油然升起一种自豪感,仿佛我上的不是华农,而是林志玲姐姐。

事实上,由于名字中含有“农业”二字的缘故,华农在很多人眼里都是作为“种田大学”而不是“重点大学”尴尬地存在着。许多高考毕业生在填报志愿的时候都会优先不考虑华农,而是用以“保底”——没错,就像纸尿布一样。

在这里我想重申,是,我们是“农业大学”,但不是只教农业,还有,我们的老师也不是赶着毛驴来上课的。当然啦,对于那些因不了解而误解的同学,我们首先应该谅解,然后再作辩解。但是对于那些因为学校名字而对其嗤之以鼻的笨蛋们我们还是有必要对其嗤之以鼻的否则都该对自己嗤之以鼻了。我想一个有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名字能够说明的东西毕竟太有限了,甚至什么也说明不了,正如一个叫古巨基的人不一定就是基。

我大一住在五山,现在叫泰山。五山以“看、吃、闻”三绝,即紫荆桥、芷园、飘香路闻名于世。

紫荆桥,又名夺命紫荆桥,因盛产紫荆花得名。每至春天,这里就会成为赏花胜地。黄昏是最美的时候,你站在桥的这一头,朝桥上望去,落英缤纷,夕阳懒懒地挂着,安静柔和,绝美的意境。要不是怕被校巴碾死,好几次我都想在桥上躺一会儿。

芷园是华农最好的饭堂,东西多,基本上能满足一个普通吃货的要求。重点推荐这里的厕所,没错,厕所。芷园的厕所是我见过饭堂中最干净的,干净到即使在里面吃饭也丝毫不会影响食欲。

飘香路是连通五山和跃进南的一条小路,以其特有气味闻名海内外,华农众多景点中最富传奇色彩之一。情况是这样的,却说那飘然之香,以路为几何中心,朝四周衰减扩散,极富层次感,杳不知香从何来,仿佛全广州卖臭豆腐的小贩皆藏于此,尤以朝夕最盛,路人无不掩鼻过。诗曰: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广州作便州。坊间还流传着这样的歌谣: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华农有飘香。

我现在住在华山。华山是“华农大的长子”,最老的学生宿舍区。这里的宿舍都上了岁数了,大多还保持着沧桑的历史风貌,设施风格怀旧,结构开放,易攀爬,被许多小偷称赞有人情味。理工科男生占据了这里的大部分常住人口,雄性荷尔蒙浓度居各宿舍区之首。近几年来,在上级领导的关怀和男同胞们的自身努力下,华山正在逐步发展为面向全球的、以输出优质理工男为主的“老公业基地”。

华山的还一大特点是动物多,除了阳台那些裸男之外,为人们熟知的还有西湖的锦鲤、大白鹅、教一草坪的牛牛等,华农吉祥物“天佑”以前也老在这一带活动,它们都为我们的大学生活增色不少。比如许多情侣都喜欢在安详静谧的黄昏坐在西湖岸边,喂喂鱼,看看鹅,聊聊天,拍拍照。有些来自发达地区的没见过活牛的同学还会兴致勃勃地跟牛牛合个影。如果赶上好的时候,还能有幸目睹牛粪的出炉过程。

西园是华山的主力饭堂,一共三层,饭菜质量按三、一、二降序排列。整体上算过得去,虽然偶尔也颇有微词,但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毕竟华山的男同胞们关心得更多的是温饱以后的问题。西园饭堂的大叔大妈们关系融洽,最近为庆祝党妈九十大寿,他们们还隔三差五地一块儿唱唱红歌。

华山就是这样一个迷人的地方,每当春天到来,树木从生,百草丰茂,鲜花遍野,漫步在华山的土地上,鸟语花香,空气中夹杂着泥土的芬芳,闭上眼,深呼吸,仿佛置身于密西西比州的一个小村庄,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心旷神怡,让人久久不愿离去。踩中牛粪的话除外。

图书馆应该不算小,书很多,但我不常去,因为人也很多。我是个特别自私的人,而且对阅读环境要求比较高,喜欢一个人霸占着一大块儿地方,方便为所欲为,人太多的话不自在,尤其不能忍受的是在盯着一个美女看的时候发现还有另外七八道目光也在盯着。

夏天晚上的运动场总是人山人海,散步的时候要留神,容易踩着人,而且踩中就是两个。情侣们都喜欢来这里看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什么的,聊到兴起的时候还常常做出一些电视台不让播的行为,当然大部分还是无伤大雅的。但是作为一个道德品质高尚的人,有时候看到一些比较过分的举动,我都特别有冲动想过去提醒他们一下这里是运动场不是配种场。

虽然芷园是饭堂中毋庸置疑的第一,但其实我更喜欢稻香园。跃进北地区雌性比例偏高导致了这里的食客看起来要赏心悦目数倍于别的饭堂,到了这里才知道什么叫“春色满园”。假如那些美丽的姑娘不是坐着吃饭而是以别的姿势展示在我面前,恐怕我会误以为我来的是哪个女澡堂子。我每次上那去除了吃饭还带着窃玉偷香的不健康心理,所以对我来说,稻香园叫“盗香园”更合适。

三角市是个好地方,商品应有尽有,甚至可以买到假发票。

校医院也是个好地方,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同学们看病难看病贵的烦恼。这里的医生都十分专业,他们上班偷菜的时候都会把显示器稍微往里挪一挪以便不被发现。不仅专业,还很敬业,工作一丝不苟。大一有一次我发烧上那打点滴,医生把瓶盖拔出来后没有直接扔掉,而是首先翻过来看看,在确定没有“再来一瓶”后才扔到垃圾桶。

校巴也是华农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华农,四年下来,你跟校巴司机打交道的次数可能比跟班主任还要多。司机大叔们都是很好的人,最近还有个被称作“侧田”的司机在网上很红。这位大叔不仅长得像歌手侧田,而且穿着潮流,除了职业开车,还玩PSP,玩微博。那天看到他在微博上问有没有好玩的游戏推荐,我隆重向他推荐了大型战争/策略类游戏Mine Sweeper。

华农牛逼的老师不少。一般来说牛逼的老师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所以很多牛逼的老师我都只听过名号没见过真身。不过最牛逼的那一个几乎天天都能见到,他有着金黄色的皮肤,身着金黄色的衣服,右手拿着金黄色的草帽,不管风吹、日晒、雨淋,天天都站在教一门口,牛逼闪闪的。

《中美关系》是我上过最好的选修课,或者干脆就说,课。这可能是华农唯一一门上座率超过百分之百的课程,不仅全部位子坐满,课室后边还站了一溜儿,有些没选上的同学还自带小板凳过来旁听。之所以这么受欢迎完全要归功于主讲人李仕燕老师,她的幽默睿智加上独特的女性视觉使原本枯燥的历史、政治、经济内容变得生动有趣。可惜只开到第七季,我很荣幸赶上了末班车。最后一节课上她告诉我们,之所以决定暂停这门课是因为它的热门程度已经让她无法保持平常心了,有一点自我膨胀。我猜主要是指体型上的。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她我想对她说,老师,您一点都不胖,真的。

华农酸奶是不得不提的。如果你有幸来过华农却没喝过华农酸奶,那种后悔莫及,就如同你跟女朋友开房看了一宿电视。假如你连华农酸奶都没有听说过,那么你的认知水平估计还停留在“接吻就会怀孕”这个层面。跟别的酸奶不同,华农酸奶里面添加了像什么保加利亚乳杆菌、嗜热链球菌之类的菌,具体有什么效果我不太清楚,反正没有中国的菌我就放心。种类也不少,像什么纯白酸奶、学士酸奶、原味酸奶、草莓果粒酸奶等等。哦对了,老是听到不明真相的群众说,“这酸奶是你们自己产的吧”,这里澄清一下,酸奶来自于学校奶牛场的奶牛,不是我们,跟食品学院的女同学就更没什么关系了。

华农值得写的自然不止这些,跃进、黑山、嵩山、六一,荷园、莘园、东园、绿榕园,宁荫湖、鄱阳湖、洪泽湖、昭阳湖,还有红满堂、新学活、树木园,各大教学区、各学院、各超市、各男女厕所,每一个地方每一天都上演着不同的故事,这里就不一一细述了,我打算以后专门写一本书,叫《说不尽的华农》,开头已经拟好了:华农,是说不尽的,既然这样,那咱们说点别的吧……

写到这里,本来打算恣意讴歌华农一翻,但是发现对它感情太深厚了以至于任何语言都显得浅薄,当然也可能是根本没什么感情,不就是母校嘛。哦,没错,母校,这俩字儿本身就是一种感情。不过据我观察,好像大部分人只有在离开学校之后才舍得在其言论中使用“母校”这样亲切的字眼。

另外,我不太赞同“母校就是你一天骂她八遍也不允许别人骂他一遍的地方”这种说法,太小心眼儿了,我有时候一天骂好几十遍呢,在冬天没有热水的时候。无论如何,我始终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每次骂完我都会去买一瓶华农酸奶。

一直以来,我内心都有着这样的坚持:作为华南农业大学的学生,面对那些歧视、曲解、诋毁自己母校的人,我们首先要做的是保持必要的风度和宽容,然后再用能够展现我们高素质的行动来回击他们——对,揍丫的时候要面带微笑,注意不能说脏字儿,下手别太黑,打个半死就差不多了。

原文:新浪博客红满堂论坛

标签: ,

返回正文

发表评论

 疑问 冷笑 悲伤 坏蛋 感叹 微笑 脸红 大笑 吃惊 惊讶 困惑 酷 大声笑 恼火 古怪 转眼睛 给眼色 好主意 箭头 一般 哭了 绿人